见见妈妈,医生

莎拉·加伍德,医学博士

我成为一名儿科医生是因为儿科医生对一个人一生的影响。如果我们能帮助父母引导孩子尽早走向最佳实践,引导青少年走向健康选择,那么他们成功的机会就会大得多。我丈夫杰森和我共有三个女儿。我自己成为父母加深了我对面临逆境的儿童和青少年的同情。作为一名儿科医生,我能够将这种精力引导到改善方面。和任何家长一样,我花了很多“空闲”时间陪女孩们参加各种活动。但当我们有休息时间时,我喜欢按照我最喜欢的MomDoc提示生活:跟踪并限制屏幕时间。当“插电”不是一种选择时,孩子们将发挥、创造和发挥他们的想象力。Sarah Garwood,医学博士,是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儿童医院的青少年医生。在密苏里堪萨斯大学哥伦比亚分校完成医学院后,她在儿童培训,并于2008成为主治医师。